故事

我心中的那一盏酥油灯

2019-11-29 13:14 本文已影响人 
1956年10月,我很幸运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湖南省委在西藏工作。但是我们来到了西安,在那里等了三个月的车。后来,由于“西藏动荡”,毛主席决定六年不进行西藏民主改革,并指示我们“倒退”并返回湖南。尽管我回来了,但我的心仍在西方。这真的注定了。经过多次挫折,1958年,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,踏上了高原。
 
在西藏,汉族干部遇到的两个最大困难是:一是高山反应灵敏,身体无法适应;二是高海拔山区群众身体适应能力差。其次,该语言无法使用,他们无法与藏族人民交流。我的处境略有不同:虽然我是第一次踏上高原,但仍在海拔4800米的西藏北部班戈湖地质小组工作,但我基本上没有高山反应。
 
我心中的那一盏酥油灯


只是藏文,我听不懂一句话。 1959年夏天,我和四个同志一起去了野外。当我经过扎渠藏布江时,遇到了一个熟悉羊群的孩子。当他看到我们时,他迅速跑过去,用一只手握住了队伍。老张的冲锋枪皮带指向河对岸的高山,讲了很多藏语,但不幸的是,我们只听懂了一个字-孟买(藏语:很多)。

然后孩子再次松开了手,表情痛苦地跌落在地,他一直说:Picha!我们都知道这个词,意思是死了。我们五个人认为孩子的“肢体语言”的意思是理所当然的:山上有很多黄羊(曼波都),您上山打黄羊!

但是谁能想到,当我们在扎渠藏波河上渡船时(河宽,但可以在水上骑行),一到达峡谷,我们就遭到叛军在山上的伏击。幸运的是,除了五匹马被枪击声吓away而我们五人在马鞍上奔跑之外,不应该失去这五人的生命。马被也丢失了,我们的五个生命得以挽救。
 
这件事使我非常激动,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藏语! 1962年,我自愿在当时的当地藏族干部学校学习藏语。我甚至下决心在西藏工作一辈子!
 
1963年,我自愿离开拉萨,在藏北牧区工作。我被分配到八庆县高口区政府。我在那里结婚,娶了我的妻子并育有孩子,我成为了西藏牧民的最大努力。
 
妻子1973年,我和我的妻子被转移到那曲区工作。 1978年,根据专业干部回国的政策,我和妻子一起被调回拉萨。后来,在组织批准之后,我们俩在拉萨购买了一块土地并建造了自己的房子。我还决定在西藏度过一生。 1998年,为了指导年轻的孙子全心学习(我将他的目标定为参加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少年班),我也年60岁,并要求该组织批准我的退休。
 
但是,在2008年,我已经七十岁了,但是依靠我的生与死的妻子离开了我,独自去了天堂。有一天,在办理丧葬仪式时,《佛经》中的黄油状主灯的灯光变成了一只蓝灰色的鸽子。
 
立即,在我的工作日中,除了偶尔感冒和感冒之外,从未去过医院的老人也无法生病。 2009年,我流着眼泪一步一步离开了我的第二故乡,也是我最亲爱的西藏。
 
回到衡阳后,我的身体回到了衡阳,但我的心仍留在西藏,没有一天的稳定。但是不可能回到拉萨。考虑到这一点,我想出了一种安慰自己的方式:写下我在西藏53年难忘的回忆。
下一篇上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